每一個愛看小說的港澳女孩,大抵都逃不過這四位作家的掌心。

第一次看愛情小說,是岑海倫的《情人十三》,出身貧窮家庭的十三歲的女孩,為了養活家人,答應上一代定下的姻親,嫁進豪門替他們沖喜。她長得很瘦小,丈夫卻英俊聰偉,一開始他看不起她,隨年月過去,卻慢慢愛上她的美麗與溫柔。

那個故事有段床戲,雖然非常含蓄,但看在只有十歲的女孩眼中,真是驚天地泣鬼神了。

往後的幾年,我愛上了岑海倫,像每個情竇初開的女孩,憧憬著美麗的愛情。

那時電視劇裡,最紅的劇碼是瓊瑤的作品。《梅花三弄》(我還記得這是我第一次聽到「史詩式愛情故事」這個名詞),《青青河邊草》,《煙鎖重樓》。那些歌曲好聽極了,我總是成天哼著,也許後來能把國語說得那麼流利,那些淒美婉轉的詩歌,應記一功。

高中時,遇上了初戀,也遇上了挫折。以小說打造的,對愛情的天真看法被敲出一條很深的裂痕,我開始明白,並不是每個女孩都是公主,都會遇上王子。所以,慢慢地不再看岑海倫那種,男女主角都很漂亮又很有錢,無論之前多花,遇到彼此就從一而終的神話故事,也不再看瓊瑤那種離離合合,折磨死人的極端愛情。

我開始看亦舒的書,不記得由哪一本開始,也許是因為同時看金庸、倪匡的武俠和科幻小說,才開始注意他們的小妹亦舒。

她的故事讓我非常震憾。原來有些愛情可以沒有原因,消失得無影無踪;原來妳無論多愛一個人,不見得能長相廝守;原來妳不會永遠是故事中的主角;原來妳愛上的人,有可能是個懦夫、自私鬼、負心漢。

是她讓我由一個成熟女人的角度,逐漸窺見愛情的真貌;她讓女人明白,自立自強、愛自己才有可能找到幸福;愛情值得沉醉,但它不是全部。如果在每一個被愛情傷害的時刻,我懂得在傷痕纍纍之餘,奮力爬起,那是因為她的文字。

我收集她的書,那麼在我需要力量時,伸手即可及。

大學時,我跟著同學開始看張小嫻的書。對愛情的真貌,她比亦舒寫得更赤裸,甚至到令人不安的地步。一個婚外情的故事,男人說和妻子已沒有感情,只是責任所在無法離開,說穿了不過是想得過且過。那些安撫外遇的蜜語,被戳破謊言後惱羞成怒的惡言,甚至最後聲聲不再見面是為了對方好的說話,句句似曾相識,叫人心驚。

所以我只是偶然看張小嫻,怕看多了,不再相信愛情。

我始終相信真愛是存在的,還是有人白頭到老了,不是嗎?

真愛存在,只是我們得承認,也許我們命中不會遇到。

偶爾也看席絹、于晴,不過她們的書不叫愛情小說,總覺得似科幻小說多點。反而網路作家藤井樹、痞子蔡的作品能讓人從忙茫盲的生活中,稍事放鬆、會心一笑。

C-マンション

About these ads